追蹤
大男孩遇見小小孩
關於部落格
遇見就是一件美妙的事
  • 421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旅行青海的意義

藏人的一生很單純,他們會把草地上的資產全部變賣,留下一小部分供給生活,其餘的就獻給佛寺念經祈福,或者擱下原本的生活到拉薩朝聖。


等到幾年後,回歸生活原點。這群藏人又會把身上僅存的財產,重新分配購買牲畜,接著展開生命的另一個週期。


那一天,不曾堵車的公路,出現大量車潮,我好奇的看著窗外,剎時以為暴動的情景,原來是一個活佛路過展開的旋風。


活佛敵不過信徒的熱情尾隨,迅速的下車,接受藏人的哈達奉獻。一轉眼,迅雷不及掩耳的儀式,已經進行完畢。我的相機,只能捕捉些許的片刻。


藏人和活佛的互動震撼著車上的旅人,我思考著人活著的意義,也同步省視過去的自己。


生命的意義是什麼?除了生活的條件滿足,是不是還有更值得細心品味的意涵?

兩個牧羊人,在放牧的空檔,趴臥在草原上。我聽不見他們口中的對話,卻能感受到此刻他們與大地合而為一的自在。


黃河源上的紀念碑旁,一片片石版,是藏人對於天地的敬仰刻畫。
一片石版,
一段經文,
一聲祈福,
一世夢想。


藏族人相信來世,他們渴求更崇高的輪迴,佛是他們永生的寄託。


他們很單純的活著,隨著四季變化延展自己的生命,那天,我看見在草原另一頭的信徒,他們因為來不及接近活佛,便跪在遠方的草地上,對著活佛的方向叩頭膜拜。


我看到的不是迷信,而是另一種對於自己未來的尊敬。


人都會成佛,只是時間早晚,不是嗎?佛是圓滿自覺的人,既然如此,這些昇華淨化心靈的藏人,不正是為成佛之道做準備嗎?


而我該為自己的未來做什麼準備?


我在長途跋涉的旅途中,思索著這個問題。

途經倒淌河鎮,文成公主的雕像屹立在廣場中,貞觀十四年(西元七世紀),這個弱小的唐太宗宗室,以和親之緣下嫁吐蕃王松贊干布。


那年,為了民族的和平,文成公主犧牲自己,成就藏人的佛教信仰,也將農業及其他文化產業,移植現今的西藏,遠行3000公里的意義,在於奠立藏人心中無法磨滅的永恆。


而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這問題一直盤繞在心頭,在回國後的幾天,我重新整理過去的自己。刪除部分不成熟的章節,複製一些美好的文句。


有些過去,都讓它留在原地吧!可以繼續的,讓它保留到未來。


昨天,高中同學問我西行之路取到經嗎?


我想,此刻胸有成竹。


這趟旅行,找到更圓滿的自己,就是最大的收穫。


圓滿的自己,
不是狹隘的為了自己。
那是一種為他人付出與服務的大愛精神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